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本港台资料 >

第一章 生锈的铁箱子

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9-08-21 点击数:

  天气还是如此的炎热,热的王立胜站在8楼高的寝室前,顿时失去了爬上楼想法,回头一看自己的行李,也真是醉了。

  王立胜家在农村,他虽然不是村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孩子,但是在那个与高速发展的社会还是有些脱节的农村。一个大学生,还是个能让村里人骄傲的事情。

  正值农忙,王立胜爸爸不能送王立胜来大学报到,便是让王立胜自己扛着大包小包来了。

  王立胜的寝室在3楼,一口气上上下下的将行李给带回寝室,整个人都给累的快倒在地上了。别看王立胜是农村里出来的,从小认真读书,哪里有干过农活,体质也就一般般的啦。

  整理好自己的床位和桌子,室友也是陆陆续续的到了。出于礼貌的打了声招呼,便是看着室友忙碌的整理自己的桌子床位,一旁还有他们的父母在帮忙着。看的王立胜心里一酸,想想自己家里的情况,王立胜真是有些忍不住要伤心,转身坐下将自己的行李拿出来整理。

  将衣服一件件的挂到衣柜里,茶杯,生活用品放好,乱七八糟的一大堆忙好,也是已经到了中午。

  只觉得自己肚子一饿,便是要起身去食堂吃午饭,一起来,一个生锈的铁箱子便是掉了出来,毫无防备的王立胜吓了一跳。往后一跳,看着这个铁箱子。

  “这箱子怎么回事啊?我记得我没有带这个的啊。难道是老妈塞到我行李里的?可是塞这么个破烂生锈的箱子给我干嘛?”王立胜将铁箱子翻过来,仔细看了一下。

  这箱子也不是很大,也就是边长为半米的正方形的箱子,只不过外面已经完全生锈,好像放在潮湿的地方很久了!

  “嗨,你好啊,我叫金彪,很高兴跟你同一个寝室。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?”正当王立胜对着这个铁箱子思考的时候,一位室友走过来,拍了拍王立胜的肩膀。

  “啊。好啊,我叫王立胜,很高兴能跟你一个寝室,我也正好肚子饿了,一起去吃吧。”面对新同学的邀请,王立胜感到挺高兴的,急忙将铁箱子塞到桌子下面,便跟这位叫金彪的同学一起走向食堂。

  再去食堂的路上,王立胜也是粗略的问了一下金彪的情况,金彪也是如实的回答。他来自一个城市的小康家庭,倒也是个外向,活泼,喜欢交朋友的人,是个自来熟。没多久,便跟王立胜打成一片,立马将新同学见面相处的尴尬和客气化解了。

  酒逢知己千杯少,结交到这么好的室友,王立胜也是慷慨的请了金彪一顿饭,刚认识就请吃饭,反而让金彪有些不好意思。忙打开话匣子来化解尴尬。

  “对了,王立胜,刚才来吃饭的时候,看你对着一个生锈的铁箱子发呆,再想什么呢?那里面装了什么好东西啊?”

  “嗯~”王立胜扒拉一口饭“我也不知道,我自己没把这个铁箱子放到行李箱里,刚才一翻,它就滚出来了。可能是我爸妈放进来的吧。第一次出远门,我爸妈可能不放心,多弄了些东西塞给我。”

  “说的也对,我也是第一次自己一个人来这么远的地方,我爸妈还使命让我带东西,巴不得把整个家都让我搬过来啊。要不是我说搬不动了,可能寝室里那点地方都不够我放的呢。”金彪拿起可乐喝了起来,想起自己开学前一天整理东西的情景,也是很温馨的笑了笑。

  “够了够了,我那有这么大的肚子啊。”金彪笑着吃起饭来“吃完还要去班级开会呢!”

  “对哦,我差点把这个事情给忘了!”王立胜一拍脑袋,才想起来之前收到老师的短信,要求吃完饭去班级集合的。

  早在暑假,王立胜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,便是登入学校贴吧,找到新生群,加入进去,接着又是找到自己班的人,组建了班级群。班主任也早就从群里问道各位的手机号码,和大致到校时间。所以王立胜才来学校第一天就能收到班主任的信息。

  “吃好了,走吧!”王立胜拍拍自己的肚子,站起来走到了寝室外面。抬头一看天空,刺眼的阳光,,又是让王立胜急忙低下了头。

  “那也不一定,说不定就变了呢。好啦,走啦走啦,去班里。”王立胜看了看手机,距离老师规定的时间还有半小时,但是从食堂走过去也需要好一会,王立胜也是催促着金彪赶紧走了。迟到就不好玩了。

  开学的会议,无非就是欢迎新同学,交代下在学校生活要注意哪些,以及学校的规章制度。这些东西,根本没法吸引同学们的兴趣,讲到了一般,王立胜便是跟着大半同学们一起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

  “天干物燥,小心火烛。天干物燥,小心火烛。Duang~”一声巨响,将王立胜从梦里惊醒过来,连嘴角的口水都没擦,看看四周,寻找那巨响的来源。

  “刚才你有听到什么很响的duang的一声!”王立胜没发现声音的来源,便闻了闻坐在一旁的金彪。

  “你睡糊涂了吧。”金彪笑了一声“什么duang的一声啊,就只有你睡觉的呼噜声。”

  “乱讲,我从不打呼噜。”虽然知道金彪在开玩笑,但是看着金彪的表情,也觉得金彪可能真没听到那一声响“真是奇了怪了。”

  “好了,今天要讲的就到这里了。今天下午你们就逛逛学校吧,熟悉一下环境。回去吧。”班主任说着,挥了挥手。同学们便是如潮水一般的涌了出去。

  回到寝室,喝了一杯开水,王立胜又想起了那个生锈的铁箱子。忙将铁箱子从桌子下面抽出来。

  “哎呀我去,竟然还有锁。”王立胜苦笑了。又看了一下,发现锁上正插着钥匙“哎呀我去,原来钥匙插在锁上面啊。”

  这次是真的深刻理解了什么叫做车到山前必有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啊。这不,上锁的箱子上还插着钥匙。

  用力一转,虽然感觉有些阻力,但是也不大,用力一下,锁还是清脆的一响,打开了。

  也就在锁打开的那一刻,外面一声闷雷。吓得王立胜手一抖,钥匙差点掉在地上!

  “好像出事了啊!”室友们听见这个声音,纷纷走到阳台去看,发生什么事情了。

  从这声音的声调上,似乎是惨叫啊。不过鲁迅先生都批判过这种看客行为了。王立胜耸耸肩膀,想着下面出事,也应该有人会去处理,也就耸耸肩膀,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想开箱子。

  将箱子翻开一看,里面的东西让王立胜傻眼了:一个古老的铜锣,一个黄到不能在黄的灯笼,一个已经发霉的竹筒,还有个好像是古代用来计时的东西。

  王立胜看着这些跟自己完全不搭边的东西,嘴角也是抽了抽“这,这都是些什么啊?”香港挂牌全篇最完整篇